鹿樂與企業的共好之道
【好書覓良緣】教育無偏鄉
文 / 鹿樂平臺     圖 / 鹿樂平臺

知識沒有界限,夢想因此無限。

開啟閱讀的視野,讓孩子的人生從不設限,是鹿樂的期盼。

2018鹿樂以「好書覓良緣 教育無偏鄉」專案來實踐,這份善意牽起各界出版社、慈善主、學校的認同與支持,截至2020年鹿樂媒合四方資源,已送出逾1萬本新書,期盼這份良緣繼續延續,讓好書不寂寞、偏鄉有悅讀。

 

臺中市德化國小孩子們專心的閱讀(圖/德化國小提供)

 

不是門賺錢生意,卻很有意義

 

對出版社而言,在各個通路上必須保護客戶,按正常行規批發不可能有五折價,遠流出版公司王榮文董事長提到,以五折公益價支持鹿樂的「好書覓良緣 教育無偏鄉」專案,雖然不是一門賺錢的生意,卻是件很有意義的事。

 

遠流出版公司王榮文董事長

 

對來自嘉義鄉下的王董事長來說家鄉僅有小小書局、漫畫店,但也不是每個小孩有機會去王董事長自覺是個幸運的人,小時候常去一間愛讀什麼書都可以,直到你讀不下去「5角無限本」漫畫店。除了享受閱讀當下的幸福,幸運的話還會讀到一些對於未來有特別影響的書。

正因為從小接受到這樣閱讀的洗禮,王董事長認為書與人相遇的剎那很重要,因為剎那不知何時會發生,所以我們要積極努力的做,讓機會發生,才能影響、啟發一個或數個孩子,「好書覓良緣」這個專案正是在製造這樣的機會,遠流很開心能持續與鹿樂合作,透過好書來支持偏鄉閱讀。

 

喜歡讀書的孩子不會變壞

 

「鄭成功文化推廣委員會」是2018年專案合作的第一個慈善組織,召集人吳榮華先生曾提到:「喜歡讀書的孩子不會變壞」,加上這是一群信奉開台聖王鄭成功的弟子,他們希望各地的鄭成功廟宇有機會就近照顧弱勢、回饋社區,關懷下一代,還有著建立「幸福家園」的理想,希望提倡閱讀,來改善偏鄉,進而能改變孩子未來的人生。

 

鄭成功文化推廣委員會召集人吳榮華,在新竹瑞興國小分享希望透過閱讀改善偏鄉

 

閱讀不分貧富,重在提升知識

 

出生於三峽偏鄉以長虹建設起家的李文造董事長,自幼清苦,了解偏鄉的窮困。對他來說,在小學、初中階段根本沒機會讀到課外書,創辦長虹教育基金會,特別關懷百年樹人的教育大業,認為「閱讀」是教育下一代最具功效的方式,「省本擱多利」(台語),也讓推動閱讀成為基金會的宗旨之一。

 

長虹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李文造董事長(圖/長虹教育基金會提供)

 

日理萬機的李董事長閱讀書報是他的日常,認為閱讀與思考息息相關,大量閱讀可以增長見聞與知識,透過精讀還能訓練邏輯思維、提升寫作能力。即使閱讀同一本書每次的收穫都不同,因為作者將他細膩思路蘊含在裡頭,透過反覆的咀才能有不同的體會、收穫愈來愈多

李如華執行長很開心鹿樂推出這個閱讀專案,讓長虹教育基金會有機會可以參與,將偏鄉需要的書送給他們。另外,基金會在這次贈書的基礎上與鹿樂合作,推出長虹〈悅讀童伴計畫〉,希望不論是陪讀者還是孩子,都能在陪讀過程獲得成長與情感支持,也讓閱讀的種子發芽成為陪伴的日常。

 

長虹教育基金會李如華執行長,認為鹿樂是高信任度的公益平臺,希望與鹿樂平臺持續合作、一起耕耘,讓閱讀的影響力更長遠。 (圖/長虹教育基金會提供)

 

one random act of kindness 贈人玫瑰,手有餘香

 

走進新加坡商安盟有限公司臺灣分,在公司的休息區有個耀眼的小箱子,上頭寫著〝one random act of kindness〞,原來這次參與鹿樂「好書覓良緣 教育無偏鄉」專案是該公司同仁們自發性發起的隨手捐活動。

 

新加坡商安盟有限公司臺灣分公司劉依雯執行長,與同仁手作的one random act of kindness捐助箱
(圖/新加坡商安盟有限公司臺灣分公司提供)

 

劉依雯執行長提到,每個小小的善念都可以為社會帶來正向的能量,加上公司發展初期就希望營利之餘能對社會有正向回饋,其中「偏鄉教育」更是公司長遠想資助的項目。

會透過閱讀來資助偏鄉,執行長也分享著自己的經歷,從自己兩個孩子身上看到,引發孩子的閱讀與興趣相當重要,他們不但對生活中的事物懂得舉一反三,還能進一步對自己所不了解領域有了學習的求知欲,自發地想獲得更全方位的知識。對資源普遍缺乏的偏鄉孩子而言,鹿樂閱讀專案正是協助將公司的資源送給需要的孩童,培養孩子的閱讀習慣、開啟孩童的閱讀欲望。

 

從閱讀中找到平靜

 

在鹿樂第二屆「好書覓良緣 教育無偏鄉」專案尚未招募慈善主前,真好玩娛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就主動與鹿樂聯繫,期待與鹿樂合作將資源回饋給社會、回饋給偏鄉。

 

真好玩娛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行政總監暨公司治理主管郭明琪

 

談起閱讀對偏鄉孩子的重要性,行政總監暨公司治理主管郭明琪提到,我們知道知識就是力量,透過知識可以解決很多問題。可惜偏鄉有些孩子從一開始就輸在起跑點,隔代教養等環境因素往往讓孩子缺乏體驗讀書的樂趣,這次透過鹿樂的協助,提供他們課外讀物,讓孩子從書本獲取不同的能量,可以是天馬行空無限的想像,也可以從中發現自己興趣,甚至心裡有傷心難過的事,也可以透過閱讀得到慰藉與平靜,那才是公司想要的,而「閱讀」就是這樣一個力量。

 

好書不寂寞 偏鄉有悅讀

 

在沒有補習班、才藝班,只有群山環繞、農田、漁塭、海洋等風景包圍的偏鄉學校,外界的資源對學校而言都彌足珍貴,只要提案、通過審查就能為孩子募到一批新書,第二屆「好書覓良緣 教育無偏鄉」專案鹿樂收到如雪花般的閱讀計畫101件,讓人敬佩各校非常重視閱讀,積極地為偏鄉/弱勢孩子尋求資源。

推動閱讀並非一朝一夕、一蹴可幾,從受贈的偏鄉學校給予鹿樂的回饋可以看出,各校的創意與用心。

 

閱讀是生活的一部分

 

 

雲林縣下崙國小,閱讀野餐歡渡兒童節

 

雲林縣下崙國小的孩子們擁有自己的學生自治會,全校的慶祝活動通通由孩子自己策劃。2020年因應疫情畢業班的孩子為了給學弟妹難忘的回憶,走出室外,辦起了閱讀野餐、闖關遊戲。師生在藍天綠地上一起野餐、分享好書,看著孩子悠閒閱讀與同學認真分享的模樣,這就是黃淑玲校長提到,閱讀就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
 

Foodpanda 變成 bookpanda

 

桃園市龜山國中學生的創意發想(圖/龜山國中提供)

 

對學生而言,下課10分鐘十分珍貴,若走到圖書館要花5分鐘的時間,加上選書與回到教室,10分鐘也許還不夠用。桃園龜山國中圖書館離教學區有些遙遠,導致學生借閱率偏低,但愛看書的孩子總是創意無限,從時下流行的foodpanda發想,改裝書車成bookpanda,在下課時間將書送到各班,供同學閱讀、選書,也利用書車進行藏書介紹及推薦好書,這樣的改變,讓學校的借書風氣提升不少,學生的閱讀的改變也從這裡開始。

 

「閱讀」讓老師看到學生的情緒

 

新竹縣瑞興國小洪玉靜老師入班陪讀(圖/瑞興國小提供)

 

即使只是小學一年級也十分懂事與照顧別人,新竹瑞興國小的許大哥就是這麼體貼的孩子。有天晨間閱讀,他看著繪本《企鵝可以騎腳踏車嗎》竟然哭了起來,玉靜老師走過去輕聲問:「怎麼了嗎?」老師記得這是本很快樂的書,孩子怎麼會沒有緣由地哭了起來?一問之下才發現,原來其中有一頁寫著:「企鵝不敢一個人睡,他喜歡跟大家在一起睡!」孩子覺得企鵝跟他一樣很可憐,他現在都只能一個人睡!因為他阿婆說他要練習長大,媽媽要到外面賺很多錢來照顧家人,只能選擇大夜班的工作,所以,阿婆說要他練習一個人睡。

聽了孩子這樣說,老師心裡酸酸的。原來,孩子把自己的角色投射到書中。平日老師們總是稱讚他的懂事、體貼與勇敢,卻忽略了這孩子畢竟才一年級,還是會害怕許多事情,需要大人的關心、疼愛與陪伴。玉靜老師提醒著自己,日後要記住這樣的感受,隨時告訴自己,不只注意哭泣的孩子,有時候更要注意總是故作堅強的孩子,也許在笑容的背後,有著我們大人所不知道的情緒存在。幸好孩子們能憑藉著閱讀,抒發情緒。讓老師從孩子閱讀的時刻,注意到孩子的狀況。

 

閱讀的路上與鹿樂同行,讓偏鄉不遠

 

教育,是一場透過知識與經驗的傳承。偏鄉、弱勢的孩子,因閱讀資源豐富了知識;因老師的指導與陪伴而領會閱讀之美。鹿樂相信善的循環持續不斷,期盼更多的社會資源與鹿樂並肩同行,一同讓偏鄉不遠。